红泥醅酒待晚熟

格他勿论

      (三)

      班级里有些闹,讲课像唱戏的老头还没来,教室里的学生们开始三五成群的扎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讨论一些与学习相去甚远的事情。

      伍嘉成右手轻轻拄着腮帮,左手随意的翻着书,表面上一脸淡然,内心里早已如万马奔腾一般,闹心出了一个大草原。

      伍嘉成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蜂窝,他竟从没有发现自己的同班同学竟然有可媲美于郭子凡的潜力,伍嘉成觉得,自己还是对他们了解太少。

      这一整个教室的嘈杂的嗡嗡声和持续不断,时轻时重的牙疼,融合,交杂成了一股劲儿,伍嘉成就在这种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中,拼着一口气,将自己险些要蹦出胸腔的一颗翻蹄撂掌的心牢牢憋在嗓子眼儿。

      伍嘉成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早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更糟糕了,他此时竟无比的想念那个唱戏的历史老师,仿佛他以前所唱的,哦不,所讲那些故事在心中都成了救命的仙乐。

      原来我以前这么不惜福,伍嘉成在身心的折磨中默然悔恨。

      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这种双重摧残并没有持续太久,满教室的喧闹在门开的那一刹那消失无踪,继而肃静无声。

      伍嘉成冷眼看着,再一次对自己的这些天赋异禀的同学们叹为观止,一收一放,皆是自然,这是何等功力,举目所望,都是人才。

      “铛铛……”的高跟鞋声传来,进来的并不是干瘦伶仃的历史老头,而是伍嘉成的班主任伊一。伊一是个漂亮的女人,说女人似乎有些太过成熟,其实也不过刚刚大学毕业而已。

      二十三四的年纪,进来的女班主任穿着一身雪纺长裙,个子不高不矮,身材苗条,衬着柔美的五官满是知性的气息,皮肤,相对于其他女孩子来说,不太白。

      不太白的伊一老师走进屋里,审视了班级一周,似乎对此刻班级内同学刻意营造出来的鸦雀无声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又从门外领进来一个人。

      全班同学都静默着,集体凝视着伊一老师,嗯,和她身旁的那个人。伍嘉成低头揉揉耳朵,对由刚才的满室嗡鸣到此刻的寂静无声有些不适应。

      感到后面有人戳戳自己,回头一看,正是韩沐伯那张挤眉弄眼的大白脸,往前一凑,伍嘉成险些让他吓得心一哆嗦。

      狠狠的瞪他一眼,韩沐伯仿若未觉,依然嬉皮笑脸的凑上来。拿笔一指讲台前,靠近伍嘉成,用气声小声嘀咕,“哎,哎,看讲台前的那个人,啧啧,长的真好看,真白哎,跟咱伊一老师一比,这色差太明显了!”

      伍嘉成身子一仰,撇他一眼,刚要说话,而这场和韩沐伯自以为不露声色的交头接耳,殊不知早已落入了伊一女老师的眼睛里。

      “韩沐伯,把桌子摆正,不要再往前凑了,没见前边同学都让你挤得没多少地方了么?”伊一女老师温和的声音响起,用一种非常委婉的方式警告了刚才进行私下对话的韩伍二人。

     韩沐伯挠挠头,嬉皮笑脸的答应了两声,坐下身子,当真把桌子往后挪了挪,不过距离……,伍嘉成看了一眼,觉得勉强可以塞进去一本练习薄。

      转过头,由于刚才的打断,伍嘉成的话未说出口,针对于刚才韩沐伯的话他产生了质疑。

      好看?能有多好看?比伊一老师白?能白到哪里?伍嘉成觉得这屋里除了自己,各个都比伊一女老师白。尤其是韩沐伯那张大白脸。

      伍嘉成怀着一颗质疑的心,漫不经心的往讲台前那么一扫。登时有些愣住了。

      那人立立整整的站在伊一老师身旁,头稍到伊一女老师的肩膀,和自己差不多的年岁,确实像韩沐伯所说的,很白,站在伊一老师旁边,肤色对比的很明显。也,确实像韩沐伯说得,好看。

      很好看。

      伍嘉成第一眼看见谷嘉诚的时候是很有些惊艳的,那人模样尚且青涩,周身的气质却很是引人注目,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蓝衬衫,牛仔裤,正正常常的一副阳光男孩的打扮,被他一穿却有些出类于他人的帅气俊朗。

      他就这么站在讲台前,微垂着眼帘,挺直着身板,大大方方的任全班人打量。这令人惊艳的小帅哥不露怯,不害羞。仿佛也,不在乎。

      将这全班人直勾勾的目光视若无睹,毫不放在眼里。
  

格他勿论

     (二)

      头顶的阳光在稀疏的树叶间直愣愣的晃下来,斑驳的晨光撒在小孩儿身上。

      孩子不大,心眼倒挺多。伍嘉成心想。

      熊孩子滴溜溜的眼珠直转,长睫毛忽扇忽扇,一派精乖讨巧的样子。伍嘉成舔了舔疼的那边牙床,嘶,肿的老高。

      要速战取决了。

      伍嘉成抬手摸了摸熊孩子的头,手感不错。暗中使力把小孩儿早上梳的服服帖帖的头发揉乱,四下竖毛,然后看着熊孩子一张小儿痴呆的脸上顶着个恣意翻飞的鸡窝头,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可是凡凡,你们不是最近要考试了吗?你的作业怎么办啊?”心里舒畅了许多的伍嘉成笑得一脸温和。

      “没事儿没事儿,嘉成哥,我和同学说好了,作业抄他们的就行,你不用担心。”熊孩子没心没肺的一摆手,呲着大牙笑的满不在乎。

      哦,伍嘉成心里木然的想,简直是无可救药。你自己没心没肺难道还要我来替你担心么,简直可笑。

      “嘉成哥,好不好么,你就再帮我这一次,我下次、下次请你吃棒棒糖,好多好多的棒棒糖好不好啊?”熊孩子见伍嘉成不说话着了急,想了想,连忙要贡献出了自己最爱的棒棒糖。

      眼瞅着熊孩子满面不舍却还硬生生的拗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伍嘉成内心大为不屑。

      谁稀罕你的糖,你自己不求上进,就算不求我,我也懒得管你。“那,好吧,我答应你不主动告诉郭叔叔,不过凡凡,你也要努力学习,不然下次班级倒数第三估计又是你了”伍嘉成脸上挂着微笑,内心实则一片冷漠。

      “哦,太好了嘉成哥,我就知道你最够意思了,我改天一定请你吃糖!”熊孩子郭子凡拽着伍嘉成的袖子马猴似的一蹦老高,脸上满是欣喜。

      伍嘉成看着郭马猴拽着自己的衣袖乐的得意忘形,心里呵呵冷笑,够意思?哼,也一般,我答应了你不主动和郭叔叔提起,可不是说他问了我也不能说。表面上对着熊孩子兄友弟恭的伍嘉成一肚子坏水的寻思着。

      低头看了看手表,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一肚子坏水的伍嘉成计算着时间快要到了,不想在这和这熊孩子再扯皮。

      紧了紧书包带,顺手把自己的胳膊从这熊孩子手中不动声色的拽出来,“那凡凡,就要上课了,我还要到学校去值日,就先走了,你也快去上学吧。”伍嘉成轻声缓语的笑的温和,心里巴不得现在就一路飞奔到学校,再也见不到这熊孩子一眼。

      “哦,真哒,嘉成哥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下次见到你再请你棒棒糖,现在我们……”熊孩子挠了挠头,张大嘴嘿嘿笑着。

      “不用了凡凡,我不爱吃棒棒糖,你自己留着吃吧,那我先走了。”伍嘉成蓄起全身力气,实力打断了郭子凡剩下未完的话,迈步向前,步伐快速的将郭子凡远远甩在身后。

      脸上木然,心里充满了大写的鄙视。棒棒糖?还是你自己吃吧,呵呵,愿神与你的牙齿同在。

      留下后面缺心眼的熊孩子不明所以的思考着,嘉成哥的学校,和我的不是同一个吗?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呢?

      熊孩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看着他嘉成哥步履匆匆越走越远的背影,嘿嘿傻乐了一声,继续背上了书包一颠一颠的往学校跑。

      伍嘉成原本美好的清晨,就在牙疼和碰见熊孩子的过程中被糟蹋的不成样子。

      一路紧赶慢赶,总算在上课铃响前到了学校,伍嘉成抬手摸了一下右脸,好像刚才走得有点急,本就发炎的牙疼的更加作妖。

      想起刚才路上的耽搁,伍嘉成对熊孩子的鄙视更加一层。

      早课是历史,伍嘉成把书拿出来端坐在椅子上,等着老师进来。

      教伍嘉成的历史老师是个年逾六旬的干瘦老头,蓄着一把山羊胡,有些神神叨叨,讲课十分有特点。每节课学生都在他仿若磨着后槽牙的声音中度过。

      这位老师基本上不按照书本上写的讲,通常以重点为背景,讲些自己的所见所闻。大约是为了显示清静,每一句话都要拖成长调,用并不很抑扬顿挫的语调念出来,留给学生长长的余音。

      但大约是年纪太大,气息不继,因此句句尾音一波三折,听起来有些像疯疯傻傻的瘪嘴老旦。伍嘉成时常听着会为老师担心—— 惊心的想着老师会否将自己给憋死。

     

格他勿论

      (一)

      头顶的天瓦蓝的,清早的阳光混着些微雾气,笼罩着尚未车水马龙的街道。

      小孩子背着书包沿着靠右的街边慢慢走,大大的书包有些沉,压着原本就没有多高的小身板显得更加矮小。

      伍嘉成虚岁十岁,个头长的有些磨蹭,未跟得上年岁。一只手拽着书包带子上拉下拽的伸缩,一只手托着右半边脸,嘴里不住的嘶着气。

      伍嘉成心里有些恼怒的想,该,让你吃这么多糖,奶奶明明都已经把糖放到那么高的柜厨上了,显你厉害,偏偏要爬上去把糖偷偷拿下来全吃了。这下好了,看你牙疼你遭不遭罪。

      越想越恼自己,手下没轻没重的摁了一下右脸,猛吸一口气,嘶,真疼。

       伍嘉成这头还磨磨蹭蹭的往前走,脸上不动声色的一副淡然,心里把自己骂了一千八百遍。忽然听到后头隐隐约约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顿了顿,拉了拉书包带,放下捂着右脸的手,回头看去。

       路上 ,一个矮小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向自己跑来,后面的书包像是有些沉,那人一颠一颠的向前跑,书包就一坠一坠的往后扯。

      伍嘉成眼见着那人绊绊磕嗑的向自己跑来,一窜一窜的,到了前面的人行道阶上还险些被绊了个狗吃屎,挥舞着四肢扑向自己。

      哦,是郭子凡,隔壁家的那个有些缺心眼儿的熊孩子。

      伍嘉成撩动眼皮,心里想着。

      这熊孩子昨天放学和同学弹弹珠赌冰棍,玩性大起,天黑才回家,又怕挨揍,于是编谎说伍嘉成辅导他作业来着,郭叔叔后来见他出门倒垃圾特意又问了他一遍,还好伍嘉成反应快,这才相信。

      “嘉成……嘉成哥,我刚才叫你你听见了?你怎么出门这么早,你昨天说帮我补习作业才回来的晚的,我爸爸真的相信了,还夸我用功了呢!”熊孩子跑到跟前,像只受惊的母鸡一样胡乱扑棱着,乍着膀,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

      牙疼和看见眼前之人所产生的头疼,丝丝萦绕成了一张网,伍嘉成顿时感觉脑袋有些胀痛,非常想扭头就走。

      但显然在学校里学的德行善为,礼仪文明并不只是囫囵从小少年的脑袋里过了一遍,就随风而去了。

       伍嘉成抬眼注视着这熊孩子,右半边脸因为牙疼牵扯神经并未太敢动,于是只微微的翘起了左边嘴角,还好幅度不是很大,也并不显得怪异。

      “凡凡啊,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吃早饭了么?”伍嘉成脑海里储留的自尊礼仪最终战胜了自己想把这熊孩子拍到一边,然后掉头就走的内心冲动,微微的笑着,一派礼貌风范。

      “恩恩,吃了,吃了呢嘉成哥,嘉成哥我跟你说,昨天我用的那招太好使了,我爸不仅没骂我还夸我了”熊孩子扯着伍嘉成的袖子,笑的见牙不见脸,呲着缺了一颗门牙的牙齿在阳光下招摇。

      熊孩子笑的越发开心,黑黑的眼珠一片清澈,倒映出伍嘉成此时一张面对他木然的脸。

      “所以,嘉成哥,我昨天和同学约好了,今天放学后还要再决一死战,嘿嘿……嘉成哥,你,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回去,再和我爸说你还要给我辅导作业啊?”熊孩子晃着伍嘉成的手,舔着脸,笑的一脸讨好。

      伍嘉成右半边脸木着,左半边脸微微上提着嘴角,保持着僵硬不动。

      心里异常怨恨自己昨天晚上的随机应变,伍嘉成啊伍嘉成,你说你狗拿耗子多管什么闲事。

      尽管心里早已把这熊孩子吊起来揍了无数遍,非常想斩钉截铁的说一句不能,但最终,还是被理智压了下去。

      伍嘉成笑了笑,鉴于右半边脸不能拉扯,于是只扬高了左边唇角。感觉自己的牙神经牵扯着太阳穴一蹦一蹦的疼,打定主意要快点解决,离这个让人头疼的熊孩子远点。

      郭子凡其人,是小区里出了名的熊孩子。他不光捣蛋作恶,还善于用自己的具有欺骗性的皮相来掩盖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每每看着郭子凡闯祸之后,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作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来欺骗那些无知的各个年龄段的男男女女,伍嘉成对此感到非常鄙视。

      不过伍嘉成很快发现,即使自己对其所使用的拙劣手段感到不屑,依然阻挡不了无知的围观群众们对郭子凡所产生的令人费解的怜爱之情。

      从那以后,伍嘉成就从不在表面上表现出对郭子凡无耻行径的鄙视,转而开始走起了内心戏,在心里一如既往的鄙夷他。

      也不再试图探究无知的围观群众到底是怀着怎样一种心理,被漏洞百出的郭子凡所欺骗。伍嘉成觉得,自己已经拯救不了他们了。

毕业杂叙

    今天我毕业,作为一名高三党的日子从此后一去不返。怎么说,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并不十分多愁善感,但体会到了一种深深的怅然若失,忽然感觉,从前说的时光不老,大概真的很难。在会议室开毕业典礼的时候明明还在不耐烦校领导千篇一律的套话,我还在和6。闺蜜讨论怎么没有人哭,拍完毕业照以后才发现,哦,原来我真的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毕业典礼上有位校领导说:母校就是你一天骂八遍,也不许别人说一句的心情。当时我们都笑了,学生们一个个掩着嘴,挤眉弄眼,彼此心知肚明的笑着。这真的是我们的日常行为,有些时候,说一天骂八遍还是少的。但真正照完像,回班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才感觉,其实这句话说得挺对的。
       还记得初中毕业的时候,生动活泼,叽叽喳喳,该哭的哭,该笑的笑,好像毕业即将离校的心情全在那一天被释放出来。拉着老师和同学四处拍照,联络感情,留下联系方式。那时侯仿佛有无数的青春洋溢澎湃,永远说着,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想着过去,和今天对比,其实反差蛮大。大概人成长了,都学着成熟,学会了波澜不惊,情绪内敛,从前的不会忘记到今天的有缘再见,我站在人群里,和其他同学一样,脸上挂着不远不近的笑,微微点着头,笑着和每个人说再见,心里其实恍然得很。
      莫名的感到有些人走茶凉的悲凉感,看着操场上剩余零散的桌椅,发现不常感性的自己还是有些失落惆怅,大概,我的心脏还是有些脆弱,唉,这莫乎所以的愁绪。

                                            
                                2016年6月2日23:58时
                                    2013届高三毕业生
 

梦想开花,少年不老

黄昏未晓,云霞半天
耳机中缓缓流淌出的旋律
青春又悠然
于我来说
这声音百转千回萦绕,倾听
辨识度极高
如阳光般闪耀,似水一般的少年
如同空谷穿响的跫音
我不在江南
却仿佛看到溪泽湖莲
在北方的腊月,南方的朔雪里
感谢有你们
温暖了那个冬天
每一次成长,每一次进步
眼看你们由受挫跌倒,到继续努力
为了理想与荣光
心酸中又洋溢着满满自豪
你们是榜样,是偶像,值得我们学习和支持
但更多的
在我的心里,还是在努力向上的少年
和众多年轻人一样,却又不一样
平常却不平凡
渴望你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荣光
但心里还是会惆怅与关切
怕你们飞的太远,太累,有时失去方向
但缜思细想
只要能一直看到你们脸上明媚的笑
一切都无妨
只要你们安好
希望你们向着阳光,不屈服,不媚俗
朝着前行的方向野蛮生长
等到桑榆非晚,白驹过隙
你们真真正正成为了一个有荣光的人
我仍能骄傲,欣慰的笑
指的大街小巷中你们的身影
对身旁的人自豪的说
这是我一路陪伴,眼看着成长的少年

希望你们一切都好,走到时光荏苒,经年未老

                                            2016年5月21日

大概总有遇见不可避免

   像春林初盛,突如其来的阳光,打开我心里久违关闭的一扇窗,霎那间,微风满面,鸟语花香,你站在窗外对我笑,于是,整个世界豁然开朗。

    大概人生在庸碌中寂寞,人潮人海,你来我往,双手紧插衣袋,敛眉前行,偶尔回望一下与其擦肩而过的路人,也就算得上有缘。除了自己身边的生活圈子,谁都不会为谁驻足欣赏,在人生的旅途上,谁不是路过,谁又没有千百个过客?
    人是种微妙的生物,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排在生物链之上,心眼多,又复杂,情绪泛滥,爱联想,理性与感性并存,时不时还弄出来一个精神错乱。也是很累。但辩证来说,大概也是心眼儿多给的好处,思之所思,想知所想,然后,放手去做,无论结果怎样,想来都值。

     又像一场烟雨空蒙,突然而至,缠绵迁移,让我仿佛置身于烟柳画桥,山色湖光,从此满心柔软。 这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感觉,看呐,见到你之后才发现我自己也可以是一个很酸的文艺女,以前么,虽然有些文艺,但并不很酸。我一向对青春、忧伤、迷茫之类的字眼嗤之以鼻,这大概是我的青春比较实在,周围人的生活也都比较写实。
      大体来说,我是个挺没出息的人,没啥远大志向。我喜欢一路蔓延下去,缓慢而悠闲,即使做不到十分平坦,但好歹是顺其自然。你出现在我眼前,实在是个意外,因为我还记得当初的,没看见你之前我自己是有多么恶劣,曾因周围人有喜爱的明星在心里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对朋友崇拜的人百般挑剔,诸多不满,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喜欢的明星,心仪的偶像,可,现在你看,这脸打的,我有点儿忧伤。

      比较实在的说,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情感缺失,这是真话。我不算长情,不算专情,甚至连热情都算不上。没有最喜欢的东西,亦没有最讨厌的东西,一切都挺好、还行、都可以、满不在乎,不甚上心,哦,这种情况我想姑且可以称之为缺心眼儿。

      作为一个姑娘,我想,即使做不到淑女,但还是要矜持,这是一个实心眼的姑娘最低的标准。但你看,我妥妥的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在认识你之后天天捧着手机等着看你,存着一手机你的图片,在觉得莫名不好意思的同时感到自己有些精神错乱,但又莫名愉悦,这种心情,啧,怎么说,从未出现过,有些奇妙。
      
     像一种我从未领略过的奇境,你伸手带我进入,有些忐忑和雀跃。一点点的试探前行,朝着你的方向迈进,其实有点害怕,对于第一次支持和喜欢一个人,我并没有什么经验,很想和你说一句,我第一次当粉丝,没什么经验,当得不好不要见怪。但想到你也是第一次当明星,大约也没什么经验,同我一样,忐忑欣喜,又大抵能够体谅我的心情。

      我是个比较懒的人,能躺不倚,能卧不坐,认知里生命并不一定在于运动。但饭上你,是一场心灵和身体的前行,想知道你每天怎样,是否安好,想看你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想了解你的人生旅途,想你一生顺遂,平安喜乐。知道你安好,并且正在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进,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幸福开心。大抵你是我生命里最奇妙的意外。
        总有一些遇见是必然,有意外会变成期待。但无论怎样,我清楚明白,遇见你,我得到欣喜。 
        望你梦想终成,和顺安愉,一切都好。小伍,嘉成。

                                                 我在你身后期待守候
                                                        2016年5月8日
                                                                  2时49分
   
                                                     有点酸的随笔

    你是阳光,在追寻耀眼前方,用一身傲骨和坚持倔强,努力拼搏出一条道路通往光辉殿堂。
    我在等待,等你慢慢成长,用细水长流和默默守候,伴着你一路前行,能够到达最终你想成为的模样。
     只想你好,一生妥贴。

陪伴  等待  大抵只此一次 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