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泥醅酒待晚熟

格他勿论

      (三)

      班级里有些闹,讲课像唱戏的老头还没来,教室里的学生们开始三五成群的扎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讨论一些与学习相去甚远的事情。

      伍嘉成右手轻轻拄着腮帮,左手随意的翻着书,表面上一脸淡然,内心里早已如万马奔腾一般,闹心出了一个大草原。

      伍嘉成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蜂窝,他竟从没有发现自己的同班同学竟然有可媲美于郭子凡的潜力,伍嘉成觉得,自己还是对他们了解太少。

      这一整个教室的嘈杂的嗡嗡声和持续不断,时轻时重的牙疼,融合,交杂成了一股劲儿,伍嘉成就在这种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中,拼着一口气,将自己险些要蹦出胸腔的一颗翻蹄撂掌的心牢牢憋在嗓子眼儿。

      伍嘉成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早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更糟糕了,他此时竟无比的想念那个唱戏的历史老师,仿佛他以前所唱的,哦不,所讲那些故事在心中都成了救命的仙乐。

      原来我以前这么不惜福,伍嘉成在身心的折磨中默然悔恨。

      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这种双重摧残并没有持续太久,满教室的喧闹在门开的那一刹那消失无踪,继而肃静无声。

      伍嘉成冷眼看着,再一次对自己的这些天赋异禀的同学们叹为观止,一收一放,皆是自然,这是何等功力,举目所望,都是人才。

      “铛铛……”的高跟鞋声传来,进来的并不是干瘦伶仃的历史老头,而是伍嘉成的班主任伊一。伊一是个漂亮的女人,说女人似乎有些太过成熟,其实也不过刚刚大学毕业而已。

      二十三四的年纪,进来的女班主任穿着一身雪纺长裙,个子不高不矮,身材苗条,衬着柔美的五官满是知性的气息,皮肤,相对于其他女孩子来说,不太白。

      不太白的伊一老师走进屋里,审视了班级一周,似乎对此刻班级内同学刻意营造出来的鸦雀无声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又从门外领进来一个人。

      全班同学都静默着,集体凝视着伊一老师,嗯,和她身旁的那个人。伍嘉成低头揉揉耳朵,对由刚才的满室嗡鸣到此刻的寂静无声有些不适应。

      感到后面有人戳戳自己,回头一看,正是韩沐伯那张挤眉弄眼的大白脸,往前一凑,伍嘉成险些让他吓得心一哆嗦。

      狠狠的瞪他一眼,韩沐伯仿若未觉,依然嬉皮笑脸的凑上来。拿笔一指讲台前,靠近伍嘉成,用气声小声嘀咕,“哎,哎,看讲台前的那个人,啧啧,长的真好看,真白哎,跟咱伊一老师一比,这色差太明显了!”

      伍嘉成身子一仰,撇他一眼,刚要说话,而这场和韩沐伯自以为不露声色的交头接耳,殊不知早已落入了伊一女老师的眼睛里。

      “韩沐伯,把桌子摆正,不要再往前凑了,没见前边同学都让你挤得没多少地方了么?”伊一女老师温和的声音响起,用一种非常委婉的方式警告了刚才进行私下对话的韩伍二人。

     韩沐伯挠挠头,嬉皮笑脸的答应了两声,坐下身子,当真把桌子往后挪了挪,不过距离……,伍嘉成看了一眼,觉得勉强可以塞进去一本练习薄。

      转过头,由于刚才的打断,伍嘉成的话未说出口,针对于刚才韩沐伯的话他产生了质疑。

      好看?能有多好看?比伊一老师白?能白到哪里?伍嘉成觉得这屋里除了自己,各个都比伊一女老师白。尤其是韩沐伯那张大白脸。

      伍嘉成怀着一颗质疑的心,漫不经心的往讲台前那么一扫。登时有些愣住了。

      那人立立整整的站在伊一老师身旁,头稍到伊一女老师的肩膀,和自己差不多的年岁,确实像韩沐伯所说的,很白,站在伊一老师旁边,肤色对比的很明显。也,确实像韩沐伯说得,好看。

      很好看。

      伍嘉成第一眼看见谷嘉诚的时候是很有些惊艳的,那人模样尚且青涩,周身的气质却很是引人注目,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蓝衬衫,牛仔裤,正正常常的一副阳光男孩的打扮,被他一穿却有些出类于他人的帅气俊朗。

      他就这么站在讲台前,微垂着眼帘,挺直着身板,大大方方的任全班人打量。这令人惊艳的小帅哥不露怯,不害羞。仿佛也,不在乎。

      将这全班人直勾勾的目光视若无睹,毫不放在眼里。
  

评论

热度(1)